美股评论:欧洲自找雷曼时刻

2016年11月21日 16:12 来源:新浪财经 编辑:吴天
点击(52

欧洲自找

导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在MarketWatch撰文指出,德国和其他债权方依然坚持要希腊贯彻业已被证明失败的计划,这样的做法很可能会迫使希腊最终脱离欧元区,而欧洲对由此可能带来的麻烦认识严重不足——那将是欧洲版的雷曼兄弟崩溃时刻。

以下即斯蒂格利茨的评论文章全文:

欧盟的领导人们现在还继续和希腊政府玩着边缘政策游戏。希腊对于债权人们的要求已经满足了远超一半,可是,德国和其他债权方依然坚持要求这个国家在一份业已被证明失败的,几乎没有任何经济学家认为能够,将会,或者是应该执行的计划书上签字。

希腊财政能够从巨额赤字转为盈余,几乎已经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了,但是要让这个国家的盈余达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4.5%的地步,这完全是个极端不合理的,极端过分的要求。

遗憾的是,当初“三驾马车”——欧洲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第一次在国际救援计划中对希腊提出这个不负责任的要求时,该国政府已经别无选择,唯有接受。

为了执行这个计划,一路以来,他们已经做了很多蠢事,而现在,局面更是荒唐到让人难以忍受——希腊已经忍受了足够的折磨,危机开始至今,他们的国内生产总值缩水了25%之多。对于自己强加给希腊的计划的宏观效应,三驾马车的判断错到了离谱。根据他们自己发布的预期,他们相信,只要希腊人削减工资,接受他们要求的紧缩措施,出口就可以增加,经济就可以迅速回归增长轨道。他们还相信,第一次债务重组就足够确保希腊可以持续承受债务负担。

三驾马车的预测错了,而且一错再错,而且不是小错,是大错、巨错。希腊的选民决定改变这一进程,他们才是对的,他们的政府现在拒绝在一份存在重大缺陷的计划书上签字,当然也是对的。

话虽如此,但转寰的空间其实依然存在:希腊已经明确了自己继续改革的意愿,也欢迎欧洲帮助自己来贯彻这些改革计划。希腊的债权人们必须面对现实,知道哪些目标是可以达成的,知道不同的财政和结构性改革都将带来怎样的宏观结果,只要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可以提供一个基础来达成协议,这将不仅仅是希腊的幸事,也对整个欧洲有着巨大的好处。

欧元区的一些成员,尤其是德国,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希腊脱离还是不脱离。他们宣称,这样一种决裂已经体现在市场价格当中了。更有甚者,还有人称,这对于货币联盟将是好事而非坏事。

可是在我看来,持有这些看法的人,其实对由此而来的当即和未来的风险都严重低估了。事实上,2008年9月,雷曼兄弟崩溃的前夜,在美国也存在着类似的满不在乎的情绪。美国银行(20, -0.08,-0.40%)的脆弱程度,长久以来早已为人所知,至少前一年3月贝尔斯登破产之后,人们都已经看清了这一点。可是,由于缺乏必要的透明度(一定程度上也该归咎于监管的不到位),无论是市场还是决策者,对金融机构之间的关联度都没有足够的认识。

事实上,全球金融系统直到今天都没有完全走出雷曼兄弟崩溃的余震。各银行依然不够透明,因此也依然带着旧日的风险。对于金融机构之间的关联——包括由不透明的衍生产品和信用违约交换产生的关联——到底达到了怎样的程度,我们依然不甚了了。

在欧洲,我们已经看到了由于不充分的监管和欧元区自身设计缺陷而产生的一些后果。

我们知道,欧元区的结构本身就是在鼓励分裂,而不是统一:资本和人才总是会离开受到危机侵袭的经济体,而这就使得后者要偿还债款变得更加困难。市场已经彻底明白了这种可怕的下跌螺旋正是结构性地深植于欧元之中,下一次危机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不必说,下一次危机总是会到来的,因为这正是资本主义的天性。

2012年,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宣称,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保卫欧元,迄今为止,这种心理战的把戏还是奏效的。可是,一旦大众发现了欧元其实并非成员国之间的一个约束性承诺,下次再玩这种把戏怕就难了。债券收益率将会猛涨,不管欧洲央行和欧洲的领导人们怎样安抚,也很难让其回到正常水平,因为这个世界现在已经知道,他们是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正如希腊的例子已经证明的,他们是短视的,眼睛只会盯着选举政治的要求。

我恐怕,最重要的后果将是整个欧洲的团结会被削弱。按照最终的构想,欧元的诞生原本是为了进一步推动一体化的,可是现在,它所产生的却是相反的作用。

让一个欧洲外围国家与自己的邻人日益疏远,这既不符合欧洲的利益,也不符合全世界的利益,尤其是现在,地缘政治的不稳定已经非常明显了。不远处的中东正在动荡之中,西方正在试图控制重新变得咄咄逼人的俄罗斯,更不必说还有中国,他们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储蓄来源,最大的贸易国家,以平价购买力计算的最大经济体,但是却在全新的经济和战略现实之下走向与西方对立。欧洲如果再分崩离析,简直是雪上加霜。

在创建欧元的时候,欧洲的领袖们都觉得自己富有远见卓识。他们以为,自己的视界已经超越了那些通常会牢牢束缚住政治家手脚的短期需要。

遗憾的是,他们对经济的了解程度严重落后于他们的雄心壮志;同时,当时的政治局面也不允许建立能够让欧元真正如预想运作的组织架构。尽管他们以为单一货币的出现能够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繁荣,但是实话说,在危机爆发之前,欧元并没有发挥任何有利于欧元区整体的重大作用。事实上,危机以来,相反的作用倒是日益彰显。

欧洲和欧元的未来到底会怎样,现在就取决于欧元区的各位政治领袖,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够将必要的经济理解力与对欧洲一体化的重视和前瞻结合起来。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到底会等来怎样的答案?若干周后我们就知道了。


  
文章关键词: 欧洲自找

图文推荐